• <p id="h5f6j"></p>

        <table id="h5f6j"><ruby id="h5f6j"></ruby></table>

        曾获何炅、谢娜加持,如今不温不火,唱吧再次冲击上市

        杜一兰  2021-01-25 15:48:39

        前有全民K歌,后有阿里 网易云,唱吧“艰难”突围

          1月5日,虾米音乐官博称将于2月5日停止服务,网友高呼“爷青结”。正当在线音乐市场“战局”告一段落,在线K歌江湖硝烟又起。

         

          1月12日,北京证监局消息显示,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唱吧科技”)已与中信建投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拟闯关创业板。作为唱吧APP、唱吧麦颂KTV、咪哒唱吧背后的主体公司,唱吧科技曾于2016年接受过上市辅导,但无疾而终。

         

          上市之路不顺的同时,公司错过了短视频、直播电商等风口,并在全民K歌等同行的“狙击”下,逐渐掉队。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唱吧的活跃用户数量为1373.11万人,不及全民K歌活跃用户数量的五分之一,昔日老大地位逐渐被取代。

         

          不仅如此,网易云于去年6月发布K歌APP“音街”切入K歌赛道,阿里曾相继推出唱鸭、鲸鸣等K歌社交产品,随着巨鳄玩家入局,唱吧是否面临较大压力?上市能否破局?

         

        IPO之路一波三折

         

          唱吧科技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均为陈华。2012年5月,唱吧科技孵化的产品唱吧APP正式上线,定位为“K歌+社区”,陈华意图打造一个基于音乐内容的专业K歌平台。

         

          上线之初,唱吧就迎来爆发式增长。公开资料显示,上线第5天唱吧就夺取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榜首,第10天下载量突破百万,1年累计用户数量破亿,高峰期其用户数超过3亿,曾连续两年稳居移动K歌市场第一宝座。

         

          唱吧堪称当时移动互联网音乐领域的“现象级产品”,吸引了众多资本的青睐。

         

          天眼查显示,2012年8月,唱吧科技获得红杉资本中国等2家机构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5年8月,唱吧科技获得芒果文创基金、普华资本等6家机构4.5亿元的D轮融资;2016年1月,唱吧科技获得汪涵、何炅、谢娜等人的投资,同年3月,公司又获得和君资本、中信产业基金等在内的7家机构E轮投资。

           

          来源:天眼查

         

          顶着资本和明星的光环,唱吧科技曾对资本市场发起过冲击。最初陈华打算将唱吧推向美股市场,但因估值过低放弃,并在2015年拆除了VIE结构。

         

          2016年,公司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公司”)签署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上市。经过一年半的辅导,中金公司在2018年5月发布了唱吧科技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并称公司已基本符合中国证监会对创业板拟上市公司的各项要求或规定,具备在创业板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

         

          然而,唱吧科技在完成上市辅导之后,迟迟未提交招股说明书,最终不了了之。如今两年过去,唱吧科技更换辅导机构,重新冲击上市,对在线K歌市场有何影响?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唱吧科技冲击资本市场,主要原因在于对前期投资者的交代,由于在线K歌市场相对较小,此次公司拟IPO对同行竞争对手影响不大。

         

          他指出,在线K歌作为To C的娱乐方式,其实是一个低频的消费行为,这个市场要真正打开一条“血路”,产生利润或者更高的收益还是比较艰难的,唱吧科技若想通过在线K歌业务去支撑企业未来的发展,这个商业模式就是不健康的,“如果它真的要启动上市,未来公司的主要发力点恐怕不是K歌本身,否则很难赢得业绩的增长和满足投资者的期望。”

         

        老大地位被取代

         

          唱吧科技自创立以来,主要从事移动K歌软件的开发与运营,在以手机为主的移动终端中通过“唱吧APP”等应用软件为个人提供“听、唱、看”等多种形式的音乐娱乐服务,同时向个人用户销售与音乐娱乐活动相关的耳机、麦克风等职能硬件产品,并向企业客户提供广告投放等营销推广服务。

         

          此外,唱吧也逐渐向线下发展,在2014年与麦颂KTV联合推出了唱吧麦颂,2017年,唱吧又投资了线下迷你KTV咪哒miniK 。不过受去年疫情影响,其线下量贩KTV的日子并不好过。

         

          张毅表示,从调研情况看,唱吧科技布局的线下KTV消费频次也较低,用户在使用K歌服务的时候,还是要有一定的场景,比如群体性的娱乐和互动。并且线下KTV的投资巨大,经营管理等都需要有非常好的运作经验,要想真正做好不容易。

         

          而唱吧科技的线上KTV业务,也在全民K歌、音遇、唱鸭等移动K歌APP的狙击下,面临“不温不火”的尴尬处境。

         

          早些年唱吧凭借先发优势,收获一大批热爱唱歌的忠实用户,可谓“上市即巅峰”,但这种状态随着2014年全民K歌的上线,逐渐被打破。

         

          作为腾讯旗下的K歌软件,上线之初全民K歌凭借腾讯系海量社交用户的优势、泛熟人社交的定位,迅速积累用户。同时依托腾讯的资源,全民K歌分别于2016年、2017年上线了直播和短视频功能,开拓多元化的市场,增加用户黏性。

         

          依托腾讯的全民K歌的确成效显著。易观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唱吧和全民K歌的用户渗透率分别为53.6%、43%,分别位居行业第一、第二。到了2019年,根据艾瑞数据,全民K歌用户的月活跃设备数占在线K歌行业的77.7%,日活跃设备数占比达81.5%,其用户渗透率已超过唱吧成为第一。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在网络K歌领域,全民K歌以月独立设备数16591万台位列第一,唱吧则以月独立设备数4168万台位居第二。同期唱吧的活跃用户数量为1373.11万人,不及全民K歌活跃用户数量的五分之一。

           

          来源:艾媒咨询

         

          除了市场渗透率不及全民K歌,唱吧科技在资本运作上也稍显逊色。在唱吧科技还处于上市辅导期时,全民K歌在2018年就已随着腾讯音乐奔赴资本市场,并成为腾讯音乐最赚钱的业务之一。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腾讯音乐营业收入为208.18亿元,包括K歌、直播在内的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的营业收入为142.29亿元,占总营收的68.35%。

         

          在全民K歌的强势“狙击”下,唱吧市场老大地位被取代。不仅如此,唱吧还面临新玩家入局的冲击。

         

        新玩家步步紧逼

         

          随着科技进步,推动了音乐行业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在线K歌行业的用户规模呈不断增长态势。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2019年在线K歌行业月活跃设备数逼近2.2亿,预计到2019年年底,在线K歌用户的付费率有望突破15%,ARPPU值(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将达到161.5元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不少新玩家入局在线K歌领域。

         

          2018年11月一款名为“音遇”的K歌应用横空出世,该产品主打K歌+游戏的社交玩法,上线一个月,其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40万。同时移动K歌赛道还迎来了巨头,阿里创新事业群于2019年2月推出弹唱APP唱鸭,在满足用户“听”、“唱”的基础上,推出“玩音乐”的概念——用户可以选择喜欢的乐器,根据提示边弹边唱,甚至进行“再创作”。

         

          唱鸭负责人李阳曾表示,如今年轻人消费音乐的方式不单单是听和唱,通过自弹自唱“玩”出一首歌,正在成为数字音乐发展的新趋势。

         

          唱鸭借助“玩音乐”打造社区的概念,迅速“攻占”了年轻人。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年唱鸭已超过全民K歌和唱吧,成为95后在线K歌用户最喜爱的K歌APP。

           

         

          而网易云亦于去年6月发布了独立K歌平台音街,目标是要为95后打造个性化的K歌社区。在发布会现场,音街宣布在未来投入2亿资金和资源,三年内培养百位音乐新星。“网易云音乐通过乐评、歌单、Mlog等产品创新,帮助用户发现和分享音乐,让越来越多的人爱上听歌,而现在,音街将是我们的下一站。”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曾说道。

         

          据了解,作为网易云音乐在K歌领域的全新尝试,音街可继承用户在网易云音乐上的好友关系链和听歌习惯,同时也能使用网易云音乐的曲库。

         

          背靠阿里和网易的资金和资源,唱鸭、音街可谓“来势汹汹”,欲在在线K歌市场分取一杯羹。在此情况下,唱吧并非无动于衷。

         

          在2020年1月11日的唱吧嗨典上,陈华宣布,唱吧开启全新品牌slogan“玩音乐,就上唱吧”,以及战略升级,官宣音乐创作者分成计划,称2020年将0门槛分一个亿。

         

          唱吧将通过内容发布平台、流量智能分发、内容激励扶持三个方面形成一个闭环,推动音乐内容社群的形成与自成长,完成从K歌社交向音乐内容社群的升级。同时唱吧10.0版本上线,推出唱吧弹唱、智能混剪等全新功能。

         

          在张毅看来,唱吧向音乐内容社群的转型是为了更好地吸引和留存客户,“单纯的K歌没有刚性需求”,但打造社群也不容易,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不仅如此,唱吧10.0版本刚上市就被竞争对手质疑抄袭。

         

          2020年6月1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知产北京发文称,唱吧APP“弹唱”功能被诉侵权。原告北京破壁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破壁者公司”)认为被告北京小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唱公司”)经营的唱吧APP于2020年初更新的新版本增加了相似的弹唱模块,与破壁者公司的唱鸭APP操作界面相似、大量程序代码相同。被告小唱公司未经许可复制、发行破壁者公司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侵犯其署名权、复制权及发行权;被告北京酷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酷智公司”)未经许可通过其登记备案网站www.changba.com向公众提供侵权产品,侵犯破壁者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因此,破壁者公司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小唱公司、酷智公司停止使用唱吧APP内的弹唱功能、在其官方网站www.changba.com连续三日公开道歉并赔偿破壁者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支出7万元。小唱公司和酷智公司均为唱吧科技下属公司。

         

          截至目前,上述案件正在审理中。那么本案是否会影响唱吧科技的上市进程?就此相关问题,中国新闻周刊曾联系唱吧科技,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郭惠芬

        分分快三 白话骂人大全 | 唐山大地震阴兵借道是真的吗 | 傅红雪是谁的孩子 | 本兮最后一首歌暗示 | 卧春骂人诗句大全 | 大碗宽面什么梗 | 红配绿的一系列顺口溜 | 卡布罗龙 | 十大祖龙 | 四川话常用口语 | 卫龙辣条尸油事件 | 为什么左双右单是鬼眼 | 李丹宇的现任丈夫肖刚 | 鹅鹅鹅古诗搞笑版 | 怎么优雅的骂嘴欠的人 | 适合女生看的污电影 | 枣庄日报数字报 | 中国野兔 | 孙悟空真身很恐怖 | 一氧化二氢恶作剧 |